核财经独家|成都没人可以将我遗忘

核财经App5月18日报道“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文人骚客为之挥毫泼墨,留下名篇佳作传颂千古。资料显示,自公元前四世纪始,成都历经4500多年,城址未徙,城名未易,堪称世界城市发展史上的奇迹。

今天,当我们从宽窄巷子、春熙路到远洋太古里,去梳理成都的城市基因与历史脉络时会发现,打开成都的最佳方式其实就四个字,即“文化”、“创新”。作为城市的气质和灵魂,天府文化成长于巴山蜀水,既有古朴典雅的遗风,也有时尚开放的气度,更有海纳百川的襟怀。这让人自然而然的想到,也许正是由于这样一种浓厚的文化氛围滋养了创新创造的温床,都江堰、造纸术、交子……无不推动了人类进步。

事实上,从近年来成都大力发展前言科技的态势表明,它并不满足于过往的荣誉,正全速发展为城市“升格”。与之相对应的是,今年以来,各大城市榜单皆对成都褒奖有加:《2018中国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依据最新一年的170个品牌商业数据、19家互联网公司的用户行为数据及数据机构的城市大数据分析所得,成都紧随“上北深广”,连续三年蝉联新一线城市榜首;2018年中国城市数字经济指数白皮书显示,成都以86.7分的城市总分排名全国第五,仅次于“上深北广”,领军新一线城市。

众所知周,国务院出台的“十三五规划”提出,要强化区块链等战略前沿技术并在其他国家之前进行提前布局。其风靡之下,人人都有乘风而起的劲头。据统计,全球至少有24个国家正在大力投资发展区块链技术;90多个中央银行已经开始讨论发展和应用区块链技术;全球上百家大型跨国公司已经加入了区块链技术联盟。

那么,就成都而言,能否成为发展区块链技术的理想之地?它又有哪些优势?该如何发展呢?为此,《核财经》APP决心窥探一番。

起于洪荒,兴于市井街巷

业界熟知,比特币诞生于2008年,而据《核财经》APP了解,2009年底就有淘金者四川,算来应该是中国最早的一波比特币“挖矿”者。比特币生产,即俗称的“挖矿”。有数据显示,中国拥有全球70%的比特币挖矿机,而四川一省的挖矿机一度就占了全国的七成以上。

有人要问了,这么热门且前沿的虚拟数字货币生产,为何是四川独占鳌头?

据了解,在比特币挖矿行业来说,其成本主要包括矿机、电费和人工,当地一家比特币矿场的经营者表示,每个月最大的开支是电费,占到经营成本的60%-70%。由此可见,廉价的电力是矿主们降本增收的不二法门。

对此,比特币行业的网红“宝二爷”就曾表示,四川小水电资源丰富,在丰水期都用不完,是挖矿者的天然淘金场。

其实,出了电费廉价之外,四川还有人口低密度底和气候温凉的绝佳条件,对解决矿机噪音和散热问题有先天优势。

业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电力决定算力,算力决定钱包”。据媒体报道,中国的算力已经占到了全世界的75%以上,也就是说全世界有75%的比特币都是“中国制造”。不过,挖出的比特币想要变现,最终还得投向市场。因此,币价高低是最真实的行业景气指数,也是矿场盈利情况的“晴雨表”。

据外媒报道,今年4月26日,第1700万个比特币被“开采”。根据加密货币的匿名创始人中本聪的设计,这意味着目前世界上仅剩下400万个比特币没有开采。

与此同时,从今年年初以来四川矿场的外迁来看,其优势减弱似有意而为之。业内人士表示,首先,由于枯水期的存在,逢“枯”迁徙实为无奈之举;其次,电价上调后,逐渐失去了电费成本优势;第三,政府监管收紧,矿场在当地“失宠”。

据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矿主称,将在今年内把矿场转移至国外。他表示,目前委内瑞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等国可以为他们提供相对便宜的电价。

虽然矿场远离成都市区,和成都的繁华表面上并没有多少交集。然而,因几年来矿主们及其产业链人士的频繁走动,“数字货币”已然在潜移默化中在这座城市扎下了根,在某个不起眼的茶馆或某个路边火锅店,你就可能和加密数字货币的玩家不期而遇。

记者的一个律师朋友说,她的一位当事人因为商业纠纷被执法机关羁押,但每次会见,当事人最关心的就是比特币的价格,因为他投资了一些比特币,还指望比特币翻身呢。

采访中,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六旬老人告诉记者,他已在玩数字币中赚取了上千万人民币,令人印象深刻。他表示,自己每天都会了解最新的金融咨询和央行监管政策。

土木工程专业出身的区块链研究专家余半城作为成都币圈里响当当的人物,自称也是半道出家。他说,“我是2012年关注比特币,2013年跟一些朋友陆续投了一些基金,也投了很多项目。现在成都的整个矿圈、币圈、链圈已经有相当规模了,可以说玩币已经成了一种时尚。”

静等风来,不如追风而去

自2016年国家首次提出“新经济”概念后,其中最令人注目的就是数字经济。而数字经济时代,区块链技术一致被认为蕴藏着重大的历史机遇。

在国家层面,2016 年年底,“区块链”首次被写入《“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2018 年年初,央行推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测试成功……据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与创新,正孕育着产业创新和公共服务的新方向。

近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了《数字中国建设发展报告(2018年)》,针对数字中国建设面临的形势和方向,并做出了前瞻性的研究与布局。《报告》指出,要强化区块链等战略性前沿技术超前布局,加快推动经济社会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进程,开启我国信息化发展新征程。

《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27.2万亿元,位居全球第二,占GDP比重达32.9%;数字经济对GDP的贡献为55%;数字经济领域就业人数达到1.71亿人,占当年总就业人数的22.1%,已成为吸纳就业的主渠道。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杨小伟表示,目前我国对数字经济发展的支持力度日渐增加,区块链等前沿技术将迎来更加强盛的发展机会,网络信息技术与垂直行业技术的深度融合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和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针对数字中国的发展,业内专家认为,我国数字经济正在逐渐成形,我们即将进入信息技术带动经济发展的爆发期和黄金期。那么,加强区块链等新技术的基础研发和前沿布局是承上启下的重要步骤。

在数字经济时代,新科技、新技术则是城市营销的好方式。前不久,成都市政协委员梁刚就建议,应该将成都应打造为中国的区块链技术中心,助推新经济发展。他认为,全球正在跑步进入“区块链经济时代”,城市“上链”正成为一种共识。

无独有偶,成都在今年3月也印发了《成都市推进数字经济发展实施方案》,提出了成都在这一重点领域的宏远目标。《实施方案》明确,到2022年,成都数字经济重点领域产业规模将超过3000亿元。

可喜的是,根据赛迪顾问发布的《2018中国数字经济指数(DEDI)报告》显示,成都数字经济优势明显,甚至强于部分东部城市。

正如中国科学院院士梅宏所言,中国正迎来发展数字经济的历史性机遇。立足新时代,发展数字经济是顺应时代趋势、抢抓发展机遇的重大战略。

余半城说,“我作为区块链技术的拥抱着,看到区块链技术在国家数字经济建设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是非常欣慰的。未来的受益者,一定是拥抱区块链的人。”

欲练此功,毁三观掉节操

坊间戏言,抢滩前沿科技,抢“人”是关键。

去年7月,成都曾发布了《成都实施人才优先发展战略行动计划》中确定的。这一被称为“人才新政12条”的《行动计划》,明确要打造“蓉漂”国际化品牌,深入实施“蓉漂计划”。

为此,成都荣登《财富》杂志“大学生和青年求职者吸引力城市”榜首,跻身“海归就业创业最爱城市”第三位。可见,最给力的“人才新政”确实为成都加分不少。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底,成都成功吸引超过17.6万名本科及以上学历青年人才来蓉落户。

不仅如此,成都这座中国“新一线城市”,还首获“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国城市”称号,正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外籍人才来此工作与生活。诚如成都市政协委员梁刚所说,成都正不断加码引才力度,打造全球人才活力区。

不过,这似乎还满足不了成都这个的“大胃王”。

话说半个月前的“五一”小长假里,杭州市的各地铁站出口出现了一个醒目的广告牌,即“成都,许你一个美好的未来”。据了解,如果你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就可进入“成都青年人才驿站”的网页,线上申请入住成功后,如果去成都找工作,便可享受免费到驿站住宿7天的福利。

有网友感叹:上世纪80年代错过深圳,90年代错过浦东,今天不能再错过成都了。事实上,这场近似“贴身肉搏”的抢人大战只是全国城市间激烈“人才大战”的冰山一角。

除了挖墙脚,其实成都在高校建设方面也颇有建树。据报道,去年9月教育部、财政部、发改委三部委公布了中国首批“双一流”大学名单。名单显示,首批“双一流”大学认定的42个一流大学里,成都的四川大学和电子科技大学上榜一流大学建设;“双一流”工程认定的95所“一流学科建设大学”里,成都占了6席,分别是西南交通大学、西南财经大学、西南石油大学、成都理工大学、四川农业大学和成都中医药大学。综合来看,成都共有8所高校入选,排名全国第五,已然是高校重镇。

除此之外,余半城说,“现在很多圈里的项目融到钱后,愿意把项目研发团队放在成都,一定程度上加速了一部分人才的回流。”

在他看来,成都有着巨大的人力资源和强大的高校,加上成都比较优质的产业配套,从而推动了高附加值的科技产品和文化创意产品的涌现。

招鸾引凤,蓉城已现小江湖

自去年6月中国西南区块链创新发展联盟成立以来,区块链行业在成都从一个小众的领域,到如今火遍大街小巷,成都打造中国区块链研究和发展中心的宏愿早已“路人皆知”了。

据了解,该联盟已同成都多所大学达成了合作意向,将通过定向培养、企业培训等形式提供区块链专业人才。同时,该联盟提供创业孵化、业务对接、公司投融资等一条龙服务,为区块链相关企业落户成都提供了便利。

今年3月底,西南财经大学成立了中国区块链研究中心,可谓是将成都市政协委员梁刚的建议迈出了第一步。西南财大副校长尹庆双对此表示,西财要力争占领区块链研究、创新与实践的高地,做中国和世界研究和发展区块链的布道者和领头人。与此同时,该中心作为国内中西部地区首家区块链研究专业机构,聚集了一大批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自然科学“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和国家“万人计划”专家等经济金融、工商管理、信息技术、法学优秀人才。

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区块链研究中心主任段江表示,区块链是新领域,成都与全世界都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我们能够迅速占领制高点。

前不久,《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3期发表文章《国内区块链投资,北上深占比超70%》,2018年国内区块链新成立77个项目,国内区块链项目地域分布:北京36%、上海20%、深圳15%、杭州8%、香港5%、成都3%、广州2%,其他占11%。可以看出,在西南地区中成都位列第一,这相当于给成都区块链行业打了一剂强行针,是荣誉更是鞭策。

余半城分析称,成都区块链产业发展虽比不了“北上广深”,但是,得益于成都电子信息产业发达,具有一定的人才与技术优势,且聚项目、聚人气能力超乎想象,晋升后劲强大。

在采访中,据团成都市委工作人员介绍,在上个月已推出了“蓉青·公益”青年志愿服务区块链信息系统1.0版本,这也意味着“区块链+公益”在成都率先有了真正的落地场景。

段江表示,西南财大的中国区块链研究中心已经帮助团成都市委将志愿者服务积分放到了区块链上。以后,志愿者每次服务都会得到积分,通过积分评优、评奖。用区块链技术,可以杜绝人为因素的干扰,保证志愿者积分的公平性,这是全国第一个与区块链挂钩的群团工作项目。

据成都一家区块链俱乐部创始人蒋先生回忆,去年刚开始做区块链沙龙的时候,即使免费也只有几个人到场。而今年以来,每次沙龙五六十人已是常态,现在不仅不免费,且每日收费千元也挡不住大家的热情。

与之相匹配的是,一些嗅觉敏锐的创客已经开始在成都涉足区块链应用方面的创业。落户成都高新区的质数金服CEO邓柯认为,北京和上海虽然在金融方面更具优势,但是,我看中的是成都发展速度快、政策利好以及人才储备的素质;落户成都武侯区的Eximchain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OO刘希介绍,公司团队来自麻省理工大学,他们主要为中小进出口商提供区块链平台。

专家认为,目前四川的区块链创客基本分为两大阵营,一部分来自全国的比特币领域,另一部分来自海归创业。为此,天府新区成都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姜斌表示,希望能把天府新区打造成区块链在中国应用的一个极。

《核财经》APP认为,当前区块链技术前沿在硅谷,而中国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参与者,众多城市纷纷宣称要成为区块链的创业高地,而成都这种基于政府鼓励与引导的做法明显点燃了企业与民众对于区块链的激情,投资者们自然也会蜂拥而至,在区块链综合影响力上,成都或许还无法对标北京,上海和杭州等地,但在区块链热潮中,没人可以将成都遗忘。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