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数字货币暴跌是对盲目炒作惩戒

此轮虚拟数字货币价格暴跌将发挥正面效应,它会让肆意操纵虚拟数字货币价格者有所缩手,也让广大投资者对其保持谨慎、冷静态度。

在过去的24小时里,数字货币市场和区块链遭遇了一场浩劫。受多国政府将对数字货币进行严打消息的影响,比特币一度跌破1万美元,瑞波币跌超38%,较年初腰斩,以太币跌破1000美元关口。区块链概念股重挫。在美上市区块链概念股中网载线收跌10.83%,兰亭集势跌7.5%,迅雷跌6.43%,人人公司跌4.55%,寺库跌2.98%。

此轮虚拟数字货币价格暴跌,与前段时间其疯狂飞涨呈冰火两重天之势,比如中国比特2017的最高价格达19000美元。这种过山车般的价格升降,会给不少投资者以阴阳两隔的感受。

从客观上看,此轮虚拟数字货币价格暴跌还是与各国政府的态度趋严及监管禁令频频出台有很大关系。如韩国、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等国都做出了关闭全部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决定,这无疑对虚拟数字货币是生死之击。中国就更是旗帜鲜明地表示禁止虚拟数据货币的交易,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建议禁止数字货币的集中交易,同时禁止个人和企业提供相关服务,让中国全面关闭境内交易所。这种针对性的打击手段升级,让炒家转向场外,场外类交易所集中交易服务的在线平台和移动APP近来活动频繁。同时,深交所发布公告称,将密切关注涉及区块链概念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和二级市场交易情况,对于利用区块链概念进行炒作和误导投资者的违规行为,将及时采取纪律处分措施,这些都将是虚拟数字货币暴跌的直接原因。

然而,从虚拟数字货币诞生及其充当的社会价值媒介等内容看,其暴跌是一种宿命,也是其价格疯狂上涨的必然。

其一,虚拟数字货币在全世界网络平台“交易与流通”虽是去中心化,能形成“畅通无阻”的优势,但没有哪国政府公开承认它的合法地位,它没有国家信用作后盾,所以其本身就具有不可抗击任何政治风险的能力,一旦形成对一国货币政策的冲击或威胁,就必然遭致严打而带来灭顶之灾。今天各国政府出台禁止其交易行为,并关闭相应交易平台就是最后的佐证。

其二,虚拟数据货币本身只是一种虚拟网络里的货币,没有充当实实在在价值媒介的功能,其价格暴涨其实是受投资者盲目追捧和幕后别有用心的炒作机构任意抬高价格的结果,并不能真实地反映其价值和价格,因而始终暴涨也只是一种虚拟的膨胀;甚至虚拟数字货币被不断推高价格是一些别有用心的机构让大量投资者涌入而达到非法圈钱之目的,具有一定的非法集资诈骗性,因而其容易被非法谋利组织操纵、扰乱金融秩序而成为各国政府打击的对象。

其三,虚拟数字货币与各国政府发行的法定货币最大的区别在于,法定货币充当一般等价物,是一种特殊商品;而虚拟数字货币交换媒介的手段纯粹是靠市场投机炒作拉升需求价格,不具有充当一般等价物的货币基本属性,不在特殊商品之列。因而,其本身并没有什么价值,其价格暴涨也是建立在人为炒作的伪需求之上,不具有货币媒介的稳定性特征。显然,其价格暴涨暴跌的结果都如同海市蜃楼,随时崩盘亦属难免。

其四,各国政府发行货币的目的都是通过货币媒介将社会资源价值及一切有利生产要素向实体经济流动,促进实体经济发展,让实体经济与货币价值的稳定与升值形成良性互动效应,这就是通常意义上所说的实体经济离不开货币支持,而货币的价值亦离不开实体经济的支撑。而虚拟数字货币从诞生那天起就失去了实体经济这个天然的靠山,一方面其资金并没有流向实体经济,对实体经济不能产生任何作用;另一方面虚拟数字货币没有流向实体经济,不能对实体经济产生支持作用,也使其自身失去了赖以稳定生存的社会经济基础,其疯狂上涨不可持续,也必然是一种泡沫,投资就有可能被打水漂。

因而,此轮虚拟数字货币的暴跌,既是给人为炒作虚拟数字货币机构的有效的、严厉的打击,有可能让其遭受灭顶之灾,也是对盲目参与投资的广大民众的当头棒喝,让民众保持警醒,并从中汲取深刻的教训。显然,此轮虚拟数字货币价格暴跌将发挥正面效应,它会让肆意操纵虚拟数字货币价格者有所缩手,也让广大投资者对虚拟数字货币保持谨慎、冷静态度,不要盲目加入,以免导致投资血本无归。

 

点赞

发表评论